王朔:为什么说老舍的北京话是主子,我的就是奴才味儿?

浏览:3786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7日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中国这么大,地域辽阔,因此形成了不同地域语言和地域的说话方式。中国方言主要分为四大类,狭义的北方话,西北官话,西南官话,下江官话。

北方语言中有特色的是东北话,北京话。但在全国只有一种语言,普通话,能做到让全国语同音。语言改革中1955年确立了普通话的地位,其实普通话也是在北京官话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。

新文化运动之后,用白话文代替文言文,如果使用各地方言写作就会造成各地阅读者的障碍,所以北京官话的普通话运用成了大势所趋。

王朔和老舍,算得上描写北京风味的特色作家了,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,各自的教育背景也不同,他们两位的语言风格也有着较大的差异。

北京语言的发展

北京是三朝帝都,作为中国的政治核心长达600年,蒙古人,汉人,满族人都在这里统治过,语言习惯不免在这里就要融合发展。在满清入关之后,八旗统治者将内城的汉族百姓移到城外,随后语言就开始逐步融合了。

外来民族逐渐在本地融合,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京味儿。在满清统治之下,康乾时期大兴文字狱,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小民百姓,都要慎言,说错一个字就可能被砍头。也在这个时期,聪明的北京人发明了转变话语的意思,就是北京话带刺儿的由来。

“话不能乱说,饭不能乱吃”北京人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,说话拐弯抹角,旁敲侧击。北京人就是骂人不带一个脏字,各种损你夸你,你还得琢磨半天,才回过味来。所以说北京话变化方式很多,将语言的奥妙发挥到了极致。

北京城在六百年间,经历了多次战争,王朝交替,军阀混战,这里的百姓已经见怪不怪了,他们的语言中带有一种豁达的特性。

北京人的一番话里没有一个脏字,却把你损了个遍,听他们的话还得用心琢磨,不然就是没听懂。

老舍的北京语言

老舍是一个清朝末年出生的满族人,年幼父亲去世,靠着母亲做零工来养活一家人,家庭贫困,从小生活在社会底层。交往的人都是混迹于城市底层的穷苦百姓。

他笔下的人物也都是北京的小市民,操着京片子,他描写的这些人的生活,也只有用北京话才能生动的体现,描绘的更加形象,这是一种北京语言的魅力。

《骆驼祥子》里面描写都是北京城里,最底层的拉洋车的,他们的语言都是最底层百姓的语言,通俗易懂,他作品中的语言就被认为是老北京方言。

老舍先生之所以能被称为京味作家的代表,也是他一直坚持用地道的北京方言去构思作品。虽然老舍先生留过洋,但他的作品也没有出现中不中,洋不洋的语言,保持自己一贯的语言风格。

老舍先生是在胡同里长大的地地道道的老北京人,作品里也有着一股浓浓的北京味,《茶馆》,《四世同堂》里面也是写的北京人的事,各种北京人的语言都可以在他作品里看到。简直是一个了解北京文化的小百科。

老舍先生的北京话,其实都是精心构思的,去粗取精,在特定环境下用最简单的北京话来展示出各种氛围。

老舍先生的北京方言属于老北京方言,而王朔的则是属于新北京方言。因为王朔出生在南京,随着父母一起来到北京,在封闭的大院里长大的新北京人了。

解放后一大批和王朔一样的人从外地迁来北京的,生活在大院里,那里全国各地的人都有,方言各异,他们大院里和外面的胡同还是隔绝的,对于一些老北京的文化他都不是很了解。

那么谁才是老北京方言的代表呢?为什么是老舍先生才能代表老北京的方言?王朔为什么说自己是奴才味儿,而老舍先生是主子味儿呢?

奴才是满清特有的一个称谓,相对于主子,包括满清的王爷大臣对皇帝也是自称奴才的。所以奴才们的第一要务就是要会察言观色,机灵。所以奴才的北京话更多也包含灵活多变的味道在里面。老舍先生的北京话是原汁原味的

老舍和王朔的不同京味

这两位作者身处的年代背景不同,王朔开始写作的年代,中国已经开始改革开放了,发展经济,人们对于精神层面的追求也不同了,语言中带有的调侃意味更多,是一种找乐子的感觉。

王朔笔下的人物也都是小人物,但身上都有着一股痞气,冒冒失失的,各个在嘴上都不吃亏,这些主人公都有点玩世不恭的态度。他的作品有一部改编成电影的就叫《顽主》,称他的作品是“痞子文学”的也大有人在。

他书名也是痞里痞气:《我是你爸爸》、《玩得就是心跳》、《一半是海水、一半是火焰》等,有人喜欢他这种处世哲学,有人不喜欢这种不负责任的作品,认为这个不能体现北京人的气韵。

而老舍所在的那个时代比较特殊,途径文化大革命,那个时代的北京人说话都带着一股刺儿,一种明怼暗怼的感觉;而进入新时代的新北京人,说话就显得更为讨巧,灵活变通。

小结:

老作家林斤澜这样写道,“老舍和王朔这两个人,都写北京,两人都写北京市民”。只是他们的叙述风格不同,个人语言风格有差别,反映的社会风貌也不一样,其实就是什么年代写出什么味的作品,换个时代可能就不正宗了。

北京话不仅有趣、带刺儿,方言的运用更是灵巧,让人听着舒服,这是多年的老北京文化沉淀的产物。

其实,不管是老舍先生还是王朔,他们的作品都有自己独有的艺术特点,不管是老北京方言还是新北京腔,都是具有北京特色的文学作品,时代不同了,京味的定义也会不同。

主营产品:绝缘板、绝缘棒,库存安全防护产品,固定交通标志,其他绝缘材料,工具柜,绝缘胶垫/垫片,自然灾害防护产品,安全防护用品加工,其他道路交通管理设施,其它,交通安全设施,其他公共安全设备与器材,其他劳保用品,电工电气产品加工,其他电气成套设备,其他市政环卫园林机械,电气设备附件及其他,防撞设施,扫地机,标志信号、指挥设备,库存电工电气产品,家用组合工具箱,工业粘尘用品,组合工具套装、工具箱,招标、投标,护栏/围栏/栏杆,防身防卫用具,橡胶板/杆/型材,,更多 >>